再见,那个隔壁家的孩子
0

۞ T h e  P o m i s e d  L a n d ۞

 

 

你埋着头,双眼盯着红叉叉点缀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感到很困顿,可是习惯了,抬头看看黑板那一角,还剩10天,你的高中生涯就要结束。

 

你站得笔直,纹丝不动,额头渗满汗珠,几乎要滴入眼角,可是你不敢动,生怕被教官发现,在同学面前丢脸地接受惩罚。

 

你坐在拥挤的地铁里,神态疲惫,闭着双眼,脑海里在想着,明天的相亲要成功,已经快35岁了,没有房子和车子,没姑娘看得上。

 
640.webp

过年也没有机会休息的高三

 

他在13岁成人礼上,紧张又兴奋,向家人、朋友、老师阐述准备6个月的《圣经》的理解,他感受着分享的喜悦,自信和责任。

 

他歇息一下,马上恢复精神。在军队当飞行员,为了躲避对方的导弹,他必须最快自行研究出回型的飞行方式,于是他与战友讨论了一整夜。

 

他在咖啡厅喝着咖啡,发了封邀请邮件给朋友,他有个绝妙的点子,帮电话里不同语言的人自动翻译,他想将想法变成现实,他的朋友似乎看好他的点子。

640.webp (1)

▲13岁成人礼

 

高考、军训、工作和婚娶,这是大部分中国孩子必须面对的“山头”;成人礼、参军、创业,这是大部分以色列孩子需要做的几件事。从上面的镜头,你可以看到两段青春完全不一样的质感。

 

中国孩子被希望走过“山头”,越攀越高,走上金字塔的顶端。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人被逼到极致的样子。在年轻的记忆里,似乎总是有一个大家公认的“好”的状态,稳定,主流,纪律,正确。它隐形不见,却强有力地操控着我们的选择,选择攀爬向主流的那个金字塔顶端,逃脱体制就像自杀。

 

而在另一个犹太教育的世界,情况几乎是相反的,安息日(假期)孩子被放任于自己感兴趣的书籍“天堂”,课堂上“混乱”地争论自己认为对的,不断被鼓励对这世界的好奇心,被鼓励质疑权威。你可以感受到和金字塔结构完全不同的一种构造,每个人都可以在“混乱”的状态里适应的一种扁平构造。

 
640.webp (2)
金字塔结构和扁平结构
640.webp (3)

@以色列纯爷们高佑思(Raz Gal) 是一个以色列在华留学生,他现在是对外经贸大学经济学专业学生,“以色列教育制度和香港、中国教育制度最大的差异是,香港和中国的教育讲究纪律,而在以色列呈现的是一种“混乱”的状态,“混乱”的意思是我们非常关注个人的发展,每个教师培养每个学生,不是培养他的考试能力,而是让他成为更好的人,更有勇气,更加自信,更有能力将事情做好。”

 

“混乱”衍生多样性,“顶端”产生唯一权威

 

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狭长的国土四周发生过五次全阵线开战的中东战争。本来规模就不大的以色列国防军通常是以3-5人的独立小分队为形式投入激烈的战斗。

 

面对经常四面楚歌的复杂战事,指挥部往往无法做到随机应变,而作战团队也有充分理由坚信自己比指挥部更有资格对现场的军事情况作出反应。

 

犹太的历史地理条件造就这种文化教育方式,国家小、民族受欺压,感受到的是大丛林一样“混乱”的险境,每个人都要独挡一面,做最实在的事情,这就是犹太实用主义的创新产生环境。

 

中国历史经常有稳定的繁荣时期,地理优势国势强大,感受到的是金字塔一样稳当当的安全环境,长期有一种否认“混乱”的心理,对稳定的绝对控制。在社会结构和人生理想中,怎样走上顶端才是最重要的。

 

在一个原始的丛林里,没有人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唯一可以检验的是这事有没用,叶子怎样生火,钻也可以,打火机也可以,只要能把火点起来,都是对的。“混乱”打破规则,新生事物如泉涌现。

 

而在一个稳定的金字塔结构里,稳定内生巩固稳定的规则,产生唯一的标准,人潮涌涌,都在奔向一个体系制高点,自然没有创新可言。

 

去学校不是为了成绩,是为了兴趣

 

可以看到,复杂的环境设定给犹太教育带来的影响,@以色列纯爷们高佑思说道:“犹太教育告诉我们,你们应该对世界充满兴趣,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得到很多不同的信息”。一种基于环境导向的兴趣产生机制,虽然充满实用主义的味道,但是在中国的学校能随兴趣学习是无法想象的不可能事件,总有个强大的声音在不停描述着走上“顶端”后的美好生活,学习是为了成绩,成绩是为了所谓好的未来。而兴趣式的自由主义学习方式更容易产生像爱因斯坦一样的“创新爆发户”,虽然他是一个极度的偏科生,但是“非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方式为他探索自己擅长的天才领域留出很大的自由空间。

 

热衷失败,是机会不是惩罚

 

以色列社会对失败非常容忍,甚至会给每年创业失败的人集合起来开个“失败大会”,这在看重面子的中国社会是又一无法想的不可能事件,中国虽有谚语“失败乃成功之母”,实际上,整个社会对失败没有什么容忍度。这种态度蔓延到校园,在孩子还是很小的时候,常常被逼着在成绩排名里“厮杀”,从小学开始,总会有这么一些“学霸”,他们对自己成绩退步几乎零容忍,甚至因为少了一两分在老师面前哭诉。

 

包容性的社会文化使得关于创新的试错能够充分舒展,最终逐步使得创新的过程能够被预期和管理。以色列人把失败当做进步的一种方式。在通向成功的路上,如果遇到麻烦,可以转个弯,换一种办法达到成功。

 

变得通透,不只是聪明

 

Be clever, not only smart! (做一个有变通性的人,而不仅是聪明的)”。smart聪明是能学会很多知识,中国的孩子因为考试体制的需要,被迫学习了很多知识,很多孩子自嘲在高考结束的那一天是人生知识水平的“巅峰”,之后越变越“没文化”。流传许久的谚语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实际上走出了学校,绝大部分从前学的东西几乎都会被抛弃。

 

@以色列纯爷们高佑思觉得中国人比以色列人聪明,中国人知识太丰富!但是如果把以色列人放在不同的环境,他会尽力调整自己适应环境。由你来掌控周边,而不是制度来束缚你。所以“Clever”指的是变通能力,是一种通性的智慧,智慧与知识不一样,知识是说你知道某一样东西,而智慧是你怎么样把你知道的东西和日常的生活结合起来,在整体性和适应性上,学习变通透比变得聪明更有生命力和灵性。

大部分中国的孩子在青少年时期,大脑似乎没有自己的声音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个“正确”的声音在嗡鸣,不听从后果会很严重。君不见“沉沦少年”始终执着埋头打LOL,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卸下面具,好像真的可以做回自己,于是,电玩游戏疯狂地在这里散播,作为不必服从“主流”的表达自我的方式。

 

一个无形的怪物统治着中国的教育,可能在短期击败的希望渺茫,我们还是能从犹太人的生命力创新教育里得到启发,快速变化的信息社会瓦解了稳稳当当的“顶端”,适应性越来越重要,只盼望在多年以后,妈妈不再对子女说:“你看看隔壁家的孩子,考到了重点学校的研究生,工作在单位里工资又高,又孝顺,你看看你……”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