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无法扼杀犹太人的创意?|犹太教育宝典 第六式
640.webp

受到犹太教育的以色列创业者RAFA,在中国五年已经熟悉了中国文化,感受到了文化的巨大差异,他发现很多人都好奇犹太教育的秘密在哪儿?通过应许之地的8次教育专栏,我们带来RAFA独家的教育观点评析:犹太教育的秘密在哪儿?

 

本次话题是“培养和保护创意精神”,RAFA将向我们讲解犹太教育释放孩子创意的秘密。

“儿童是天生的艺术家,问题是怎么在长大之后仍然保持这种天赋。”——毕加索

 
640.webp (1)

你还记得自己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或是四十年前的模样吗?

 重返孩提时代,回到5或6岁,回到我们还刚开始尝试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回到那个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们都会有一个相似的经历——离开幼儿园到小学的那段时期,会影响并多多少少决定了我们接下来的人生。

 

不管是儿时记忆、老相片或者睡前故事,那种阳光、无忧无虑,快乐而单纯天真的童年时光都是令人难忘的。

 

孩童天生善良,可是周围的环境和社会改变他们。我们也可以理解为,我们生来富有创意,但环境和社会的变化却会让我们失去这种创意。

 

如果我们更深入回顾分析这个现象,拿两组孩童做样本,一组是4-6岁的,一组是7-10岁的,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两组的差别:前者在创造力方面表现远远超过后者。虽然这不是科学界的重大新发现,但是你会惊讶这个创造力减退的速度——在童年时光里,不同的年龄层的创造力差异也是显著。

 

我们都意识到,当我们越老,我们的创造力消退的越多,但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在哪段时期具体消退了多少。在我们待在幼儿园的最后一年和小学的第一年之间的时间里,这个消退量或者说是相关性差距(创造力每年减少的量)是最大最明显的。这也是为什么本文开头会称这段时期是“我们生命的重要时期”

640.webp (2)

禁止说“不能”

 

 

 

和大家一样,幼时的我曾拥有过伟大的、富有挑战性的和一定程度上讲很不一样的梦想——渴望变成英超联赛的专业球员,梦想变成超人,打倒坏人拯救世界。那时我感受不到自己的能力上限,感受不到恐惧,有的只是关于勇敢的梦想,坚信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去实现它们。

 

回顾过去,虽然我没有设法变成超人,没有变成专业足球运动员,但是有一件事是我一直努力在座的:不要失去创意的梦想,即我的想象力。这种观念和我的父亲和我接受到的犹太教育息息相关。

 

在家里,不管是弟弟、妹妹或我,我们能说我们想说的,做我们想做的,除了一件事我们必须注意的——有2个词绝对不能出现在我们的日常词典种:

 

第一个是“ MINE ” (我的),另一个是“ CAN’T ”(不能)。更少的“我的”是为了督促我们与人分享,更多地想为他人着想。禁止我们用“不能”是为了让我们独立思考、相信我们的潜能和技艺,让我们相信任何东西都是可能的,只要我们敢想敢做。

640.webp (3)

我从小一直在犹太家庭里长大,父亲经常鼓励我要多尝试、多探索。刚开始我经历看很多失败,受过很多伤,可是这个过程却让我快速学习和成长。

 

不管是我6岁第一次骑自行车时无数次的摔跤,还是19岁时我坚持学习不是主流学科的时尚管理,父亲从不反对、不限制我,而是用他的经验和知识给我们建议和引导,就像他禁止我们用“不能”一样,他也不用条条框框束缚我们,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作为孩子,我们都会自己的梦想和渴望,也许是你想成为钢琴家,或者百老汇演员或者是普利策奖获得者。当怀揣梦想、满腔热血、天真的我们将梦想告诉我们信任的人,通常是父母或老师,他们往往只会回应道:“太难了”,“太冒险了”“太特别了”,换句话说,就是找各种理由告诉你为什么不好,为什么你不能,为什么你不应该做,让你放弃梦想。然后,下一秒,所有你相信可能的东西都化为乌有,烟消云散。当然,你的想象力或者“创造力”注定会被无情地打压、限制

640.webp (4)

语言里找到答案

 

 

 

那么犹太人怎样保持这样创新的精神,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呢?没有哪儿能比在他们的核心文化——语言里找到更好的答案了。

 

就像英语会被认为是在西方社会里 “一流的”沟通工具,希伯来语则在犹太宗教里扮演了相同的角色。希伯来语里有个别具一格单词叫“chutzpah”(肆无忌惮)。这个单词代表了普遍意义上的犹太宗教,特别是犹太教育的内涵和文化。

640.webp (5)

有趣的是,“chutzpah”不能被任何其他语言翻译,使它带点神秘色彩。更神奇的是,如果你走在街上问任何一个犹太人或者以色列人,你会得到差不多的反应——他们都知道意思,但是不知怎么向你解释。

 

“chutzpah”的内在意思是大胆、勇气、冲突模式和“积极的无礼”还有个非常重要的意思——不接受“NO”这个答案

 

这些就是犹太教育涉及到的核心理念。在犹太教育里,我们的父母总是教我们在觉得“我不能”前想想“我能”,因为只有强调后者,我们才能抵消前者的负能量和负面影响。犹太人认为,生活中所有事情都是可能的,只要你有“chutzpah”,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640.webp (6)

对比其他的文化,不难发现一个普遍的现象:孩子们出生在一个都是机会大门处处为他们敞开的世界,可是他们还是喜欢去探索一些意想不到的入口。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大部分人选择直接走入大门,只有少部分人还坚持探索自己的道路。

 

 

 

假装关闭“门”并引导孩子打开

 

 

 

犹太教育则想法,不管是因为历史(反犹主义,流浪,等等)或是宗教(托拉,塔木德,等等),犹太教育试着锻炼孩子的思维,让他相信门被关了而不是开着,于是迫使他们发发现一条道路去打开他们。机会,或说是门,还在那,但是万一他们关闭了,孩子就必须自己找到入口,父母不会帮他们开辟捷径。

 

犹太教育里真正特别的是运用“饥渴”的手段激励孩子的自信心(对自己能打开门的信念),同时又锻炼他们的实践和求知的欲望(尝试打开的创造力)。

640.webp (7)

我父亲常常鼓励我不要害怕“做大梦”——因为你能做到你想做的事、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他还不停提醒我不要满足于获得的荣誉,因为这样会让很多门关闭。

 

如果你仍然不能被说服,可以看看大部分犹太家族企业,或大或小,或老或新,无论哪个,你都会发现个特别又普便的线索连接着他们——继承家业的子女在成长成为CEO之前,基本上是从底层做起,比如在商店打工或者做一个办公室小职员。

 

人们之所以丧失创意意识,丧失想象力,有两个主要原因,要么是老师不停告诉你“你不能做”,要么因为父母让你相信所有打开的门(生活的机会)会等你一辈子,只要你走进去(让你相信没有竞争的需要)你就会成功。

 

生活中,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艺术家。随着社会给我们不断的压力和影响,当今社会的父母面临的主要问题和挑战就是该如何帮助,或者说,不去阻止我们的孩子在长大后成为真正的“艺术家”。

640.webp (8)
In life, every child is indeed born an artist, yet alongside the constant pressure and influence from society, in modern days our main question and challenge as parents is how we manage to keep, or better saying, not preventing from  our children of being one, as they grow older?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