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疯又暖,90后女生的以色列醉酒记
0
 

我想倒头就睡,M说你吐得身上这么脏怎么可以,还把我架去浴室从头到尾冲干净了,而且第二天的时候我发现她把我的脏裙子也洗了。
 

 

文 | 90后地主:Lycel

 

如果有人问我,以色列安全吗,我就问你,国内你敢喝醉酒了一个人坐在路边吗?

在rosh hashana(犹太新年)过后,在我回国之前,还有几天的时间,在以色列的大小景点都基本去遍了之后,发现死海貌似还没去,好,就它了。

640.webp
640.webp (1)
死海其实并不是一个点状的地方,你跟每个司机说你要去dead sea他可能都会放你在不同的地方下,我去的是一个叫ein gadi的基布兹(kibbutz),可能是以色列境内最商业化的基布兹了。事实上,大多数去死海并准备呆一个晚上的游客基本上都回来这个基布兹,因为这里有一家环境还不错,价格更是“不错”的酒店,不过,整个以色列的酒店价格都很“美丽”。但是,整个kibbutz的环境真的很好,沙漠与绿洲的完美结合体。
640.webp (2)
 

实用攻略:怎么来?从任何大小城市到耶路撒冷后转车有直达ein gadi 的大巴

 

结缘超暖沙发主

640.webp (3)

我来ein gadi也是一件很有缘分的事,因为临时拍板想到想去下死海就去了,并没有做什么攻略,然后导致没有提前太多找好沙发主,发了很多封request都没人回,而每晚四位数的酒店肯定是我的last choice,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S的回复说可以host我重新燃起了我的希望,而在我出发前,我跟S在聊天,他跟我说,我接待沙发客有一些rules,我希望你可以遵守,听到这,我有点紧张,会是很严的家规吗?比如不可以点灯不可以吃非kosher的食物之类的。接下来S说的话让我长吐一口气你既然来到我家,你就是我的家人,我不希望你在我家里拘拘束束礼礼貌貌,你要想吃什么想喝什么不用问我,直接打开冰箱拿就是了,反正你在家里怎样在我这里怎样就行了。我已经能feel到他肯定是个出色的沙发主了,即使我们还没正式见过面。

 

S在一家酒吧里工作,只上晚班,在他的酒吧里几倍啤酒下肚之后,我们一群人就微醉地开着电瓶车(类似拖拉机那种载货的)来到这个地下club:

640.webp (4)
醉鬼手抖拍出来的车
640.webp (5)
地下kibbutz的入口,哈哈哈不是我啦
640.webp (6)

地下club(在我清醒的时候拍的为数不多几张能看的照片之一)

 

酒吧风云醉酒记

 

我和S的另外一个女性朋友M一起,然后我们俩本来说好吧,我们来看看玩玩就走,结果,两杯Tequila下肚之后,两个人就完全把这句话放在脑后了,club的bartender跟S是朋友,都认识,然后我跟他说我要Mayim(水),他跟我说,小姑娘,在以色列可不是这样玩的,我们的规矩是,一杯酒,然后给你一杯冰,你不可以单要冰的。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的脑电波是,喝就喝,少废话,赶紧给我冰(当然我不是这样说啦)。

 

喝完了一杯我又去跳,跳了一身大汗渴了又过来讨水喝,就这样一杯又一杯,我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之后,然后跳的有点累了就坐了下来。这不坐还没什么,一坐下来,感觉整个人脑袋都在翻天覆地,然后我感觉不对劲,然后就上地面上去了。上去之后,我就坐在路边,整个人把头埋在地面那种,旁边也坐在几个10岁初中生样子的人,然后有一个人过来了,问我,at beseder? (你没事吧?),然后我没理他(因为我好晕),然后他又问我,ma at rotza?(你想要什么),然后我就一直陷入mayim mayim(水水)的无限单机循环哈哈哈。在这个时候,突然胃里翻江倒海,然后我就冲了去厕所,还挑了个残疾人那种又大又宽的,结果就趴在马桶上睡了过去。

 

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进来一个人,好像跟问我那个人不一样,好像稍微年纪大点,然后端了一杯水过来给我喝,然后说了一大串希伯来语,我就听懂了一个Mayim, 和问我是否beseder,然后我喝了水之后又趴在马桶睡了过去哈哈。后来不知道为什么S和M寻了过来,在残疾人间里把我捞了起来,然后两个人架了我回去。

 

第二天再重走这段路的时候,我才佩服自己前一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去的,整条路大概有两公里多的路程,就这样半清醒迷糊的走回去了,我还记得M一直在跟我说,Keep talking with me, tell me more about China, tell me more about your boy. 然后我就竟然真的一路没睡过去走回来了,因为跳舞的时候穿的拖鞋不好跳干脆把鞋脱了,一路走回来还一路问,我鞋子你们帮我拿回来没有哈哈。不过我记得快到的时候,我哇的一声吐了,吐得满身都是那种,然后M一直在旁边照顾我帮我拍背,说let it out, yes , let it out. Good girl. You will be ok now.吐完之后,S一个横抱干脆把我抱起来了还一边说,还好你是个中国人,真轻!

 

回来之后,我想倒头就睡,M说你吐得身上这么脏怎么可以,还把我架去浴室从头到尾冲干净了,而且第二天的时候我发现她把我的脏裙子也洗了。第二天清醒了之后真是既感激又内疚,通过这件事,让我对以色列人的敬意又上升的一个新高度。他们真诚,热情,勇敢,敢爱敢恨,对待朋友更是全心全意没得说。第二天M要回特拉维夫了,临走前我送她到停车场,然后来了个big hug,然后我们俩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依依不舍的道别了。

 

我一定不会告诉你,那天晚上我们跳了有两三个小时的舞,然后两只脚跳出4个大脚泡,还爆了!第二天我还怀着十分纠结的心情去了死海,把我那两双脚泡在一个大盐缸里,恩,你们可以尽情想象下有多酸爽。

640.webp (7)

M他们怎么知道我在地面上的厕所?M爆笑,然后边笑边说,有几个teenager跑下来club里说,there is an Asian girl pass out in the bathroom,然后M和S一听,整个kibbutz也找不到另外一个Asian,肯定是我没错了。我说,那不是整个club的人都知道我倒在厕所了?然后她又爆笑说,是啊哈哈哈哈哈。

 

如 果 你 有 和 Lycel 一 样 有 趣 的 故 事

欢 迎 来 稿,详 情 点 击 ☞ 我 要 投 稿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