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经爱的那么深”|犹太女囚与纳粹军官的禁忌之恋

二维码
640.webp

1945年1月拍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因为他,我活下来了,这不是我所选择的,那种感情也只能发生在那样的地方。现在,很多记忆就像回旋镖,不断朝我飞回来。”

 

从来没有人想过,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能有禁忌爱情的发生。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不久,纳粹政权的官僚们很快就开始了《纽伦堡法案》的制订工作。这一后世看来荒诞不经的法案明令禁止“雅利安人”与犹太人有任何关系。但是在希特勒的第三帝国,这种禁忌的情感却实实在在地存在过,甚至是在残暴的纳粹军官和集中营内的犹太人之间。

 

尽管如此,有些关于人与人之间复杂情感关系的真相我们无可否认,即便是发生在那个恐怖的年代里。

640.webp (1)
 

在纳粹几乎统治整个欧洲的12年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像波兰的奥斯维辛一样,成为那么扭曲、恐怖而残酷的存在。

 

在那座“死亡工厂”里,人们为了活下去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能保证自己不被“选中”。因为被选中意味着一次毒气室之旅,永远回不来。Helena Citronova是“他们”中的一员。不同的是,她借着一名纳粹党卫军军官对她的爱慕,救了自己,也救了家人。

 
640.webp (2)
 

Helena Citronova

 

纳粹男孩叫做Franz Wunsch,他是集中营的守卫,而犹太女孩叫做Helena Citronova,是集中营里面的囚犯,他们在1942 年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相遇。当时的Citronova被选中在Franz 生日当天唱歌给他听,Franz则对她一见钟情。

640.webp (3)

Franz Wunsch

 

假戏真做

 

他们的相恋就和电视剧那样般浪漫,某天Franz塞了张小纸条给Citronova,上面写着“我爱上你了”。不过她对身为纳粹的Franz只有恨,但是为了生存,为了带她的家人逃出这个集中营,Citronova就假装喜欢Franz,还跟他发生了肉体关系,但是到了最后她也承认自己慢慢对他有了很深的感情。

 

但这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那段禁忌之恋的发生,只是因为她迫切想要在那个人间地狱活下去。

640.webp (4)

Wunsch(左)与另外两名纳粹军人

 

多年后,住在以色列的Citronova回忆说:“他来到我劳动的那片营房时,仍给了我那张纸条。当时我很快把纸条撕掉了,但我的确看到了爱字。我当时想,我宁愿死也不要和一名纳粹党卫军在一起。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他只有仇恨,甚至无法直视他。”

 

她承认,她对Franz的感情随着时间在一点点变化,特别是当她姐姐母子被送进奥斯维辛的毒气室,而Franz尽力提供着帮助

640.webp (5)

Helena Citronova(左),姐姐Rozinka(右)及其女儿(中)

 

 

纳粹军官极力相助犹太情人

 

当Citronova的姊姊和外甥要被送进毒气室的时候,Franz试着将他们救出来。

 

Franz和Citronova说,“赶快告诉我你姐姐的名字,要不就来不及了。”Citronova告诉他,”你救不了她的,她带着两个孩子。”他说,”孩子和大人不一样,救不了孩子。”然后他赶紧跑去焚化场,虽然外甥救不出来,但是真的救出了Citronova的姐姐。

 

他对上级说Citronova的姊姊曾经帮他做过许多事,而且表现良好,所以想留下她,最后上级答应了。 但是对两个孩子,他却无能为力,只有Citronova和姐姐在奥斯维辛活下来了。

640.webp (6)

无法逃生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Citronova曾在一次访问中这样告诉英国导演Laurence Rees:“他做的有些事真的很了不起,有时候我会忘了他不是犹太人的事实。老实说,我后来爱上他了,只是那样并不现实。”

 

在2003年以色列一档名叫“别样的爱情”的电视节目里,她说:“我什么都没忘,我记得所有的事。我在集中营和别人有点不一样,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因为他是纳粹党卫军,所以那成了我身上的污点。而事实是,我活下来了,因为他我活下来了,这不是我所选择的,但事实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总有太多事,我从没想过如何面对过去,而现在,那么多记忆就像回旋镖,不断朝我飞回来。”

640.webp (7)

▲奥斯维辛的女性营房

 

据报道,至少有12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害,集中营的气氛充满了恐惧和忿恨,谁都没想过会有爱苗在这里滋长。

 

美国PBS电视台曾经在奥斯维辛纪录片中这样讲述过他们两个人的感情:

 

“纳粹党卫军Franz和犹太女孩Helena Citronova的感情着实令人震惊。在奥斯维辛这种充斥着死亡、痛苦与残暴的地方,谁能想到这里竟然能够滋生一份如爱情般纯洁的情感?如果那天不是Franz的生日,如果Citronova没有恰巧被叫去为他唱歌,她不会活下来。因为就在那一天早些时候,她已经被判了死刑。”

 

Franz 一直默默保护着Citronova,一直到最后战争结束,Citronova 和姊姊都活着走出集中营。

640.webp (8)

二战时期,恋人们吻别的场面

 

 

是爱情改变了我

 

后来Franz这名纳粹党卫军被逮捕了,在接受审判时,被集中营的幸存者们形容为天生的“仇犹者”,他的残暴臭名昭著。集中营有很多从欧洲各地用火车运来的囚犯,他脾气不好的时候,就从中选一些人来决定他们是死是活。

 

1972年在维也纳的审判上,法庭听取了证人对他种种残暴罪行的证言,其中有他不分男女地殴打囚犯,至少有一次,还很可能有更多次。同时他也负责在毒气室投放致命的“齐克隆-B”毒剂药丸来谋杀囚犯。

 
640.webp (9)
 

二战时期,恋人们吻别的场面

 

在审判时Citronova姐妹还去帮他作证说好话,Franz也说是Citronova改变了他,让他想成为一个好人。但是他们的恋情已经无法再继续,因为身为纳粹的Franz被判有罪,他曾经参与过毒气的释放,他再也不是自由之身,无法再跟Citronova相见了。 

 

Citronova在2005年的时候过世,她曾经对访问她的媒体说,Franz真的对她很好,所以她常常忘记自己是犹太人,也忘记Franz是纳粹的这个事实。

 

她说:“我深深地爱着他。”

 

 

在一个错误时代背景下的相爱注定得不到祝福

即使忍受着千夫所指也没有结局

 

爱很强大,能跨越一切,超越生死

爱也很脆弱,终究抵挡不住世间的波折

 

愿Franz和Citronova在天堂的再次相遇

是另一端美好故事的开始

0 (1)